Kwong Wah

Kwong Wah

文: 董恪宁

莱纳斯之运作,一言难尽,毕竟应该如何着手,前朝的领导所思,眼下的政府所言,各有不同的版本。今后向前走,还是再U转,一时之间,谁也搞不清楚状况。寄身其中的职工,进退进退,犹是困难,自不待言。

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与环境部长杨美盈2018年12月17日因此发表〈致莱纳斯雇员的一封信〉,文理兼备,洋洋洒洒,及时地安抚到来国会外请愿的130名莱纳斯雇员,感动了不少希望联盟的粉丝。

此处的问题,显然不只是一口饭,而是攸关南中国海两岸的生态,维系了新马来西亚的环保政策和主张。面向经济的发展和生命之呼吸,到底我们是准备玩真的,还是纯属意思,继续推搪磨蹭?

纵然读者读不懂,信里所书的那些专业术语,何谓“莱纳斯先进材料工厂(LAMP)里含有放射性废料的水沥滤净化固体(WLP)”或者“非放射性的底流中和固体(NUF)”;但是,仅从囤积的废料总和,自可明白严重的程度。

- Advertisement -

WLP,共有45万1564公吨; NUF,多达111万3000公吨废料。两者综合,是怎样的景观?部长的公开信里,用了一段生动的描述:“相信莱纳斯的员工曾亲眼所见堆积如山的废料。”

可是,莱纳斯怎么处理?开厂运作多年,截至2018年的年杪,杨美盈透露:“到目前为止,没有可行的短期解决方案来处理这日积月累的废料,这些废料目前存储在开放的临时垃圾填埋场。”

显然的是,这是一部即将上演的惊悚片。部长当时也发出了预警:“随着累积废料的增加,也加剧周围社区和环境面临的风险,因为废料会暴露在水灾等自然灾害的威胁。”

那么,怎么办呢?杨美盈说,2012年2月23日和2012年3月6日,澳洲莱纳斯(Lynas Australia)和莱纳斯(马来西亚分公司)(Lynas Malaysia Sdn.Bhd) 分别承诺,将在“必要”之时,把废料运出马来西亚。

当然,运出马来西亚需要可观的代价。部长援引《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告》里昂证券分析师迪兰的估算:废料送回澳洲本土,预计需要6000万美元;相等于“莱纳斯10%利润”,足以将在大马运营6年所累积的废料了结。

时光荏苒,倏忽之间,大半年过去了。希盟早前的立场,是否坚定如前?2019年5月31日therocket.com.my上转载〈杨美盈将赴澳洲谈判 莱纳斯废料需运回澳洲〉,部长是这么说的:

- Advertisement -

“因为废料问题,内阁让我去澳洲与他们面对面探讨。我们现在正努力把废料运出去,废料若运不回去,比较安全处置的方法是永久性废料槽(Permanent Disposal Facility)。”

揣摩部长的语句,置喙新闻的文字,显然的是,眼下的争议,不是莱纳斯的去留,而是废料的处理。备选的方案,也不再是“将在‘必要’之时,把废料运出马来西亚”,同时也准备了万一废料运不回去的安排。

耐人寻味的是,废料的棘手,远在吸管、塑料袋和洋垃圾之上;乃至杨美盈坦承“前朝政府邀请莱纳斯来我国投资时,没有想到稀土提炼所产生的废料会这么多”。但是,何以专才济济的部门高官,偏偏“没有想到”?不管怎样,“没有想到”的演绎,显然不少,现在谈判推后,说得“等待进一步的发展”。拉拉扯扯,兜兜转转,向前走,向后退?身处十字路口,黄德想必同意,我们也需要赶建一座永久的废料槽,顺带也处理反反复复的政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