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刘镇东:若中文系的同道有不好的感受,我谨此道歉。

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澄清,有关“中文系可以继续搞,但是中文系不用花太多心机搞”的这两句话,前后文没有语境,未能精准表述完整观点,并让很多朋友,尤其是中文系的同道,有不好的感受,他谨此道歉。

“不过,我的政治对手,包括马华公会与民政党,也无需无限上纲。我在记者询问时,没有说要关掉中文系、或者要减少现有对中文系投下的资源。”

“欢迎政治对手检视和讨论我的观点,但不应加盐加醋、断章取义。”

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自己于6月17日(周一)为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孔子学院与中国厦门大学马来西亚研究所联办的马中建交45周年纪念论坛发表开幕演讲,是为马来西亚的中国研究与中国的东南亚研究提出建言。

“我演讲关注的是马来西亚和中国的未来方向。只要阅读我的演讲稿,就知道我提出在中美战略竞争关系时期下,从马来西亚的国家利益出发,建议加大力道推动当代中国研究。”

- Advertisement -

他强调,自己于1998年和1999年是新纪元学院中文系第一届学生。“我对中文系是什么、以及中文系的局限,都有非常清楚的理解和体悟。”

他今日谨想在这里,补充自己对中文系和当代中国研究的看法:

第一、中文系与当代中国研究是两码子事:

马来西亚社会民众,一般认为任何与中国有关的,都是中文系的范畴。在马来亚大学,中文系的确是包罗所有关于中国与华人研究的“Chinese studies” 中文称谓。博大则是把中文系设在语言学院,以语言为中心。新纪元大学学院、南方大学学院则是“中国语言文学系”。

我们的社会大众,很多会以为,中文系就等同于中国研究、甚至当代中国研究。对中文系比较公平的做法是,让中文系回归“中国语言文学系”的专业,而非大杂烩。

第二、当代中国研究是什么?

搞清楚了“中国语言文学系”的定位,清楚知道中文系是“语言文学系”,意味着“中国研究”有其他的意义。马来西亚需要投入更大量的资源,推动以人文社会科学专业为基础的当代中国研究。

我们需要有政治学者投身研究当代中国的政治。马来西亚很多人跟中国打了很久交道,可能也没有搞清楚“党委书记”在中国各级政府当中的角色,更不要说其他更为细致的政治状况;我们也需要以国防外交战略、经济学、人类学、社会学、人口学等专业学科来研究中国。

让中文系回归中国语言文学系,专司语言文学领域;另外必须全面推动一个自外于中文系的中国研究,也同时推动马来西亚对中东、南亚和东南亚的研究,是马来西亚成为中等强国的必要知识储备。

- Advertisement -

第三、华侨研究:

中国方面,中国的东南亚研究在起步。但是,在中国的东南亚研究面对华侨视角的问题。中国的东南亚研究必须扬弃华侨视角,才能够看到东南亚的全貌。

中国之于马来西亚异常重要。东南亚之于中国也非常重要。中国在东北亚面对的都是强国:俄罗斯、日本和韩国。其中日本与韩国是美国的盟友。东南亚是中国的一扇门。只要能处理好与东南亚小国的关系,中国就多一些朋友、也有个重要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