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ong Wah

Kwong Wah

大马一代歌王罗宾
大马一代歌王罗宾

(吉隆坡14日讯)罗宾逝世100日,其红颜知己Connie以“宾嫂”身份召开记者会,声泪俱下道出没有出席罗宾葬礼的来龙去脉,以及罗宾心肌梗塞逝世的原委,字字句句道出她与罗宾如何互相信任和深爱对方,又如何为了罗宾而对罗宾的孩子作出让步,一再忍耐。

形容自己已经被逼到无路可退的Connie,理直气壮地在记者会上宣布她是罗宾名正言顺受承认的妻子,而非罗宾子女所指的见不得光的小三或生意合伙人。

“我跟宾哥在一起的22年里,他到处说我是宾嫂、是太太,我这叫见不得光吗?所有亲友、娱乐圈和媒体都知道我的身份地位,都认同我是‘罗宾太太’(宾嫂),这已经是一个完美的答案。”

Connie今天不但以宾嫂的身份举办罗宾离世100日追思会,也以宾嫂身份送丈夫罗宾坐上神主牌位,甚至准备了洋洋数千字的告白书,为自己平反。

- Advertisement -

她在告白书中指宾哥以前至今所有的生意都是她在建立的,她不但是开拓掌舵两人事业的灵魂人物,宾哥省钱一切大小事都是由她打点及处理,她也包容宾哥的一切,不但有难同当有福同享,甚至答应和他一起负起罗宾孩子和孩子妈妈的一切生活费,直至宾哥离世那天为止。她也透露曾经为了替孩子的妈妈还债,卖掉她与罗宾一起买的半独立式洋楼。

Connie对罗宾的孩子不但没有对她感恩,反而抹黑她及在脸书上指责她和罗宾粉丝团而不再留情。

陪伴罗宾22年的Connie,以宾嫂的身份现身记者会,说到伤心处数度泪奔现场
陪伴罗宾22年的Connie,以宾嫂的身份现身记者会,说到伤心处数度泪奔现场

Connie也解释了22年来两人没有领证的原因。

“宾哥常对我说,以前的人结婚根本没有注册手续的,只是请酒拜堂的仪式而已,所以结婚证书根本不重要,只是一张纸,重要的只要两个人相亲相爱、快乐、自由及坦诚, 一起到老,这才是夫妻一辈子。但是他没有做到,没有陪我到老。 ”说到两人的爱情,Connie也二度落泪,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大家都奇怪为何在宾哥的灵堂不见Connie的身影,原来,替宾哥张罗后事的原本是Connie和他的粉丝团, 后来由罗宾的孩子接手。Connie为了让宾哥有个圆满的丧礼而愿意牺牲和退出,交由罗宾的孩子办理,甚至选择不出席丧礼。

“在广州的火化仪式,都是我和宾哥中国的干儿子亮亮、宾哥唯一承认的新加坡的妹妹美美和多位朋友同心协力一起办理的,家属在仪式当天早上才抵达。”

揭露罗宾突然逝世原委

对于罗宾的突然离世,大家的心中都感觉太突然和不解,今天,Connie终于在记者会上说出罗宾突然心肌梗塞逝世的原委。

原来,罗宾是在她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气。

罗宾是因为遭人诽谤,一时情绪激动而感觉不适,最后在Connie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气。

Connie已打算稍后与律师商量,把对方告上法庭。

Connie也透露宾哥也曾为他的孩子不能自食其力,每个月还向他拿钱而感觉揪心,因而羡慕别人的孩子能够自食其力。

至于产业及唱片投资等事宜未来会继续由她来执行,罗宾在印尼所录制的唱片也会由她来安排再发行,惟需要等她平复心情后,才会进行。她如今依然苦苦思念丈夫宾哥。

“原本罗宾要在中国开演唱会的愿望,再也无法再实现,但是所录制好的唱片还是会发行。”

现在的她,只希望罗宾的孩子及孩子母亲不要再对她咄咄逼人,她是罗宾名正言顺承认的妻子,今天的她能够光明正大站出来为罗宾做一切的事情,就让他在天国过得快乐,没有牵挂。

Connie也在记者会上宣布与粉丝团以罗宾名义,捐助1万令吉给予修成林特殊学校。

Connie(左)在罗宾唯一承认的干妹妹美美陪伴下召开记者会。
Connie(左)在罗宾唯一承认的干妹妹美美陪伴下召开记者会。

以下是“宾嫂”告白书的全文:

首先在这里衷心的感谢在这段日子关心宾嫂的全世界的朋友、亲人、家人、娱乐圈的好友,媒体朋友、宾迷团、海外“钢丝”们,谢谢你们的慰问及支持。今天是我丈夫(罗宾离开了我们100日的告别及追思会,这次的追思会没有公开给外界人士,只限受邀请者出席,他们都是圈中好友、亲近的宾迷、亲人、家人、宾哥生前的好兄弟出席参加,这场法会将会有近百人出席送宾哥坐上神主牌位。

我思念我的丈夫,我为我丈夫在百日里诵经、放生、做功德,至于在这一百日的日子里,外面多方的攻击我,闹得满城风雨的谣言,无中生有,歪曲事实,骗话连篇及不实在的言语都影响不到我和我丈夫的一切;我们彼此的信任,彼此的坦诚、恩爱、甜蜜、相亲相爱一辈子。

关于我的身份地位,外面所传的满城风雨之谣言,我也不需要任何解释及交代,因为全世界的亲戚朋友、娱乐圈和媒体都知道我的身份地位。他们都认可我是”罗宾太太” (宾嫂) , 这已经是一个完美的答案了。

非常的不理解,试问我够资格替我的丈夫做事情吗?据外界所有人都知道,宾哥生前一切大小事都是我帮他打点及处理,他走了我也一样做回我应该为他做的事情。我和宾哥养育的家人,他们不感恩无所谓,也不要到处破坏我和宾哥的名誉呀!破坏我就等于间接破坏了宾哥的名誉,你们对爸爸的事业,歌唱事业完全一窍不通,完全不认识娱乐圈的好友,在KL的好友,说多爱爸爸,试问你们有关心过和了解爸爸对你们的压力心情吗?

你们都停留在22年前的画面,都是抱怨过日子,你们都长大成人了,也有伴侣了,感情的事情你们也应该会明白,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责任了,至今你爸爸最需要看到的人是谁,你们也知道,但是你们根本不了解你爸爸生前最珍惜的就是粉丝团,但是你们却偏偏对粉丝团 不满、对粉丝团不礼貌、违反了爸爸的以前一切。爸爸是个名人,他需要宾迷的祝福和拜祭,却把爸爸“锁”起来,不让我们方便的随时去拜祭宾哥,我要求给我“门卡”,他们也不给我,所以我只有按奉神主牌在另外地方让大家祭拜,如果你们说到我的身份是生意伙伴,面对现实吧!宾哥爱我,我爱屋及乌。

所以我不露面发言,不意味我见不得光、不敢露面等,更好笑的,宾哥在22年里到处说我是宾嫂,我是太太,难道这是见不得光吗?不光明正大吗?我为我的丈夫做每个“7”的法会,就在49天的超度法会,宾哥往生49日,非常感谢宾迷们从老远的地方飞过来和我一起为宾哥超度,非常的感动,还直到直到100日,而不是说悲伤时刻,爸爸离去了,你们还有心情每天用宾哥的头像来在FB贴宾哥不喜欢的相片,和回应所谓歌迷的comment,贴上已经过去的照片,又能证明什么?这些都是已过去式的东西,也太不尊重宾哥了,还有里面comment 的所谓宾迷,在宾哥生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但是他们在完成不知情的情况之下说了很多对宾哥名誉损伤的事,难道这些歌迷没有看过宾哥的专访报导吗?试问对宾哥有多了解?

宾哥每次都说的一句话,歌迷对他的歌有兴趣就好,不要对他的家庭有兴趣,这是个人的家事,不需要像任何人交代。如果我是利害无情的女人,你们家人还有机会聚餐拍照吗?宾哥和我非常坦诚,从来不隐瞒他和孩子的每一件事情,不管和孩子的愉快和不愉快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和我倾诉。我和宾哥的生活无忧无虑,投资世界各地的生意上了轨道,其实我们说过再拼五年就休息了,他说到时我们就到处旅游养老,宾哥只是一直和我及好友,亲近的宾迷强调过期望孩子能自食其力的生活,不要再给他们供付一切费用,他也老了,这样他就安乐了。这是他唯一的烦恼。孩子关心父亲的程度到哪里?他们自己心里有数,只会每个月向爸爸追钱付还一切费用,每次我和宾哥一起去银行处理给他们。

关于宾嫂风波,宾嫂不是谁都能担当的起的一个名称角色,是宾哥、好友、宾迷、娱乐圈人所给的一个名称,是受全世界亲朋好友、娱乐圈、粉丝的一个认可,身为做这个宾嫂的要付出很多代价才有资格得到此“封号”的,既然有人强硬的称宾嫂,请自知自量。大家要尊重宾哥给我所有的一切,宾哥常对我说:“以前的人结婚更本没有注册手续的,只是请酒拜堂的仪式而已,所以结婚证书根本不重要,只是一张纸,重要的只要两个人相亲相爱、快乐、自由及坦诚, 一起到老这才是夫妻一辈子,”但是他没有做到,没有陪我到老。

然而你们讲的那么无情,不尊重我对你们的养育之恩,我也不留情了,因为今天这结局都是你们造成的,处处逼我。

说到生意他们要参与其中,歌唱事业等,他们都知道宾哥以前至今所有的生意都是我在建立的,我是开拓掌舵事业的灵魂人物,唱片的事情你们又了解多少?说利用爸爸的名誉卖唱片?可笑了。

希望孩子们多去了解市场事项才来发言,不要给人笑无知,给人当话柄。

对你爸爸的事情不明白,不知情,可以请教我,不要乱发言。

关于丧礼我对宾哥非常的抱歉,因为我们闲谈时他说一定要比我先走,他自私一点,因为他说如果我比他先走,他不知道日子怎样过活了,因为他太依赖我了,他也说如果以后他走了,他的丧礼我一定会搞到非常完美壮观,因为我对他的一切要求完美,知道他要什么,但是那天我错了,以为孩子们都会做的很好,我高估了他们的办事能力,遗照用年轻的照片,冷清清的丧礼,好多好友缺席,因为不是宾嫂处理丧事,很多人非常失望,因为宾哥是歌坛大哥,丧礼一定很风光,所以今天特为了补偿,决定100日按奉神主牌让宾哥上位,公开让所有的好友歌迷以方便祭拜。

在广州的火化仪式,都是我和宾哥中国的干儿子“亮亮”、宾哥唯一承认的新加坡的妹妹“美美”、上海的“佳明”、新山的“发哥”夫妇、香港的“丽莎”及“妙花”同心协力一起办理火化仪式的丧礼,特别出席火化的宾迷来自云南的宾迷“朗朗”及丽莎夫妇,家属当天早上才抵达,九点仪式开始。

在联络宾哥孩子的第一天,商量丧礼的事情,宾哥的干儿子联络我说,“ daddy都是和你生活一起那么多年,所以丧礼由你处理”,我很开心,当天我就就打给士毛月 富贵山庄的代理朋友安排买福地,当晚就和宾迷开会商讨丧礼事件,但是第二天宾哥孩子变卦了,丧礼由他们负责,当时我和宾迷非常失望,也感觉到他们的用意,所以我们为了宾哥能圆满的丧礼,我牺牲退出让他们办事和选择不出席丧礼。

雖然他不在我的身邊,但是愛仍然每時每刻都在,我对他的那份情,早已歸屬了其一生所愛了。我们的愛,從生到死,穿越時空,無所不在。

“我仍然很想念我的丈夫,情緒波動很大,似乎沒有好轉的迹象,但我知道這是正常的。隨着時間過去,思念之苦最終會紓緩的。”

我们兩人90年代相識相戀,一直攜手走過22年,雖然我俩沒有领证,但卻早已認定對方是一生的伴侶,可惜天不遂人願,兩人未能白頭偕老。但是你没有兑现你对我的承诺,最终你没有陪我到老。在广州送你最后一程的那天,我答應了你會好好的活下去的,要你放心。我们雖然沒有孩子,但是我從來沒有覺得很遺憾,我覺得丈夫一直活在我的心中。更令人想念的是你的温柔,熱情、善心及義氣。

谁不想给宾哥安息呢,请大家用智慧想一想。

今天这种局面都是他们不义在先,向媒体说我是生意伙伴开始我再忍,值到面子书在侮辱我的人格和攻击宾哥爱惜的粉丝团,忍度有限,逼到我无路可退,才有今天的局面发生,更好笑的是尽然写警告信函给富贵山庄阻止我们发起的追思会,还叫记者媒体不要出席报导,天大的笑话,宾哥也是属于我的丈夫,尽然你们做到那么无情霸道,我也不客气啦。

我今天能光明正大的站出来为我丈夫做一切的事情,都市为宾哥在天国过的快乐,没有牵挂。希望大家也和我一样祝福宾哥在天之灵得到安息。

孩子们请选爸爸好看的照片继续分享给大家思念。

关于3场演唱会的主题: “你侬我侬”,“有你有我”,“我唱你和”,宾哥说这三场演唱会的主题就是代表我俩的一起走过的岁月和点点滴滴。

罗宾粉丝团创办了好几年了,这是宾哥的“快乐园”,希望大家爱我们劳苦功高的团长Alex wong 为宾哥成立了这个平台让宾哥和粉丝拉近距离,分享宾哥的歌曲,生活的点点滴滴,希望大家和宾哥一样永远的爱护这个家。

在这22年里,和宾哥走过的岁月,一起熬过甜酸苦辣的日子和快乐的日子,我们同甘共苦一起把家庭照顾至5/4/2017这一天。我问心无悔,对得起天地良心,我为宾哥做所有的一切,包容他的所有,因为宾哥是我生命,我的一切,我永远都在保护他,今天他的名誉已经被破坏了,隐藏了几十年而他从不透露的事情,在他走了才被孩子们到处宣扬,让很多人都在对宾哥在歌坛40年光辉的地位及名誉,我相信宾哥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今天会这样的局面发生,这是损人利己的事情,太自私的做法了!宾哥已经走了,为什么孩子要做这种令宾哥难过的事情,得到什么好处?证明什么?宾哥事实已经离开我们,我们应该同心协力把最美好的一切给宾哥,祝福他,给他安息,让他在天国过的好,没有牵挂,一路走好,这才是我们要为他做的事情,对他的爱。

无人不知宾哥生前和我生活了22年,形影不离的度过的岁月及点点滴滴,一切都是事实,骗自己是最痛苦的,不要再骗自己了,面对事实吧!

说我见不得光,不敢露面甚至更难听的话题,你们试问一下自己,谁见不得光?谁在22年不敢露面?我是在22年里宾哥大方的把我介绍给所有的人认识介绍是宾嫂,请问这是见不得光吗?

又说我是小三,当你们说我是小三时,是否有想到宾哥的名誉被你们破坏了。

从歌迷团开始建立,我和宾哥的点点滴滴都贴在粉丝团,不断的贴,而且宾哥到处介绍我是太太,但是奇怪,那个时候没有你们一个出现找 宾哥理论呢?难道那时候那家人没有听到和看报纸宾哥专访新闻吗?应该要宾哥在的时候,你们现在这样出来,要宾哥才可以给孩子妈公道呀!现在宾哥不在了,谁给你公道呀!为什么宾哥在的时候你们没有一个出现?宾哥走了,你们才出现呢?

- Advertisement -

非常心疼,我帮宾哥开的面子书,被搞到乱七八糟,当初我相信他们会保留他爸爸留下的一切,我高估他们了,然后有用宾哥的相片开了另一个FB,贴了宾哥不雅观的照片,没有穿衣服的照片,头发不整齐等,难道他们不知道爸爸是个追求完美主义者吗?宾哥非常在意他的形象,不好看的相片他是不贴的,他对自己要求很高,所以请你们以后要贴照片时,要过滤后才贴,尊重宾哥。

我和宾哥在22年里,一起打拼,一起创业,宾哥是个非常有责任的一个好父亲,我包容他的一切,只要宾哥快乐我就开心,所以我们两个人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我答应和他一起负担孩子和孩子妈妈的一切生活费直到宾哥离世那天才终止负担,孩子和妈妈的车辆都是我每个月去付款,每年两辆车的路税保险都是我们这里付款,除了孩子KL的家和亚罗士打 的家每个月付房款以外,两家的水电费,astro 费都是我们在负担,第二个停车位都是我们在付费,孩子妈妈的赡养费都是我们每个月负责,孩子求学学费及一切费用也是我们负担,说到底我是有份养育你们的一个aunt,一点感恩的心都没有吗?孩子都已经自己有事业了,爸爸已经老了,没有可怜过我和爸爸的辛苦,每个月就只会和爸爸拿钱还两个家的一切,所以这叫着爱爸爸吗?

在2003年的时候,宾哥过的非常痛苦难过,因为孩子的妈妈欠了一笔巨款,到处和朋友亲人借钱,除了我们拿现钱帮她还了不少,但是还是还不完,最后把我和宾哥辛苦赚钱供完的亚罗士打半独立房子卖掉替她还债了,这件事伤害到宾哥很深。而这件事情,在亚罗士打无人不晓的新闻。